王清莹

937

全站排名

6

鲜花数量

王清莹
2016年度500强讲师

简介

课程

视频

授课见证

联系方式

王清莹:身体素质与事业
2016-01-20 9675

 

 

  一个杰出的哈佛经理必须为自己的事业付出代价,在痛苦而艰难的道路上行进,正如丘吉尔1941年令人难以忘怀地向英国人民提出的那样去做:“流血、苦干、掉泪、流汗”。更为常见的是,他必须进行艰苦卓绝的脑力和体力的斗争。为了维持政治的平衡,他不得不像法国哲学家享利·伯格森曾经提出的那样,“像思想家那样干,像实干实那样想”,而这一切的代价,就是身体的消耗。有建树的哈佛经理必须懂得何时战斗,何时退却,何时严峻,何时妥协;他必须具有长远观点——既要有目标和想象力,也要有明确的战略;必须具备全面观点——要看到一项决策同其他决策之间的关系,即不能提前,又不能靠后,然而在哈佛经理的事业观念中最不可靠而又最容易忽视的因素,就是那件最宝贵的法宝——身体的健康

 

  1.奉献每一滴血和汗

 

  在政治或其它领导活动中,权力意味着成千上万乃至千百万人的生死存亡、昌盛贫困和悲欢离合,这是当权的哈佛经理所不会忘记的,即使他有时候在作某个决定时自愿或被迫地把这一点抛至脑后。关系哈佛经理统治运行的,除了他的品德、能力,就是我们正在讨论的身体素质。没有杰出哈佛经理的民族,是令人可怜的;而拥有杰出的领导人才,因为身体健康原因而使他中止指导的民族,永远没有前进的希望,则是可悲的。优秀的哈佛经理,他的一切都不再仅仅属于他自己,他的健康关系到一个群体乃至一个民族的命运,甚至仅仅是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2.身残志坚,奋斗不息

 

  二战盟国三巨头之一,美国总统罗斯福就是这样一个身残志坚的哈佛经理。由于儿时不幸患病,他的下肢完全瘫痪了,走路不得不依靠轮椅,甚至上身有些部位也受到影响。但罗斯福却胸怀大志,决意要作出一番事业。他所面临的第一个,也可以说是最顽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体质。可怕的疾病时时在威胁着这位青年,但他并没有因此而退缩,而是尽全力与疾病作斗争。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之后,他成功了,从一名初级哈佛经理逐渐升为副部长、州长等。不佳的身体素质成为政敌攻击他的弹药,同样也是他前进的动力。罗斯福在医生的指导下以顽强的意志同病魔作斗争,长期努力之后生效了。他的身体状况大为好转,下肢慢慢有了知觉,甚至能稍稍离开轮椅。他成功了!事业上也一样,1932年罗斯福以绝对优势击败对手,当选为美国总统,并连任四届,成为二次大战时叱咤风云的领袖。

 

  身体素质与领导形象

  不管怎么说,我们心中都清清楚楚地认识到,哈佛经理所需要的,决不仅仅是一时的权力和财富,更长久的荣耀对他来说或许更具有吸引力。而能把这些东西跨越时空传递下去的,则主要是依靠哈佛经理的形象,特别在现代,随着电视等新的信息传播形式的出现,已经改变了哈佛经理行使权力的方式。实际上也改变了那类更有希望进入领导班子或产生更大成绩的人。亚伯拉罕·林肯相貌平平,身体极瘦,看上去弱不禁风,而且他说起话来尖声尖气,如果凭藉电视屏幕上出现的这种形象,他恐怕是绝对无法当选。电视大大缩小了公众注意力的范围,还改变了人们观察事物,特别是观察哈佛经理形象的方法,像一种洗脑剂,实际上它也确实是一种洗脑剂,左右着人们对哈佛经理的认识。里根在竞选美国总统时,这一点帮了他很大的忙,他出身演员,在电视镜头面前表现自如,魁梧的身材,强健有力的身躯,更给广大选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而对手卡特则正相反,瘦小,体质较里根弱得多,在电视中表现极为狼狈,面对高大的里根挥动双手向选民们发问:“你们过的比四年前好吗”的频频攻击,他似乎一无所措。

 

  哈佛经理无一不重视自己的形象,而一般来说,能最直接地表现领导形象的首要信息,就是他的身体素质,在留给选民或下级的第一印象中,很大程度就是由这一部分决定的。因此,即使哈佛经理的身体素质并不太佳,他也不得不采取各种办法来掩饰这一真象,以维护自己的形象。从某种意义上说,领导形象就是权力的象征,是哈佛经理外在的政治生命。

 

  沙皇尼古拉一世身体素质较差,特别是中年以后,健康状况急剧恶化,但为了皇帝的威严,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他不得不强打精神硬撑着自己。某次沙皇出访奥地利帝国,到达维也纳后,他身着礼服,佩满绶带,全身光彩照人,如同天神临凡一般,赢得奥国臣民的一片赞叹而当欢迎仪式结束,宫廷中只剩下沙俄和他的贴身近侍的时候,恶劣的身体使他再也无法也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尼古拉一世松弛下来,面色蜡黄,满头大汗,颤抖地坐到椅子上,两眼漠然地看着天花板,看上去像个可怜虫。健康状况的恶化使一切的权力和威严都不复存在了。

  现代的哈佛经理更是如此,尼克松在1958年拜访丘吉尔时,首相的身体状况已极度恶化,他躺在斜椅上,半闭着眼睛,看上去像具还魂尸,对客人的问候轻得几乎听不到。当会谈结束后,尼克松起身告辞,丘吉尔坚持要送到门口,他得让人扶着站起来,并且只能在两名助手的搀扶下顺着走廊缓步移动。

 

  打开门,早已等候多时的电视摄像机闪光灯的强烈灯光照得人们几乎无法睁开眼睛。但这时在丘吉尔身上的反应却犹如电击般地迅速伶俐;显示自己形象的时刻又一次来临了。他挺直身子,推开助手,一个人站在那里,同往常一样,一个不屈的不列颠领袖出现在世界的面前:下巴朝前,目光炯炯,举起手伸出手指呈象征胜利的“V”字符号,随着摄像机快门的声响,传遍全球每一个角落。一会儿功夫后,大门又关上了,助手们迎上来,扶住羸弱不堪的首相,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这颗闪烁的明星直到最后,仍迫使自己发出最耀眼的光辉,这固然值得世人赞叹,然而又何偿不能引起我们的深思呢?

全部评论 (0)

首页

发布需求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