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江涛

231

全站排名

0

鲜花数量

李江涛

简介

课程

视频

授课见证

联系方式

一对一咨询
李江涛:以综合案例解读商业模式--【深圳】的发展趋势与秘密
2016-01-20 23220

    (此文章来源于李江涛老师的新书《大时代的商业模式》)

一个企业,有管理和没管理的区别就是快和慢。管理是研究效率的,有管理的公司效率高、产品质量好。我常说,企业经营的好坏是由管理决定的。战略是把握方向的,一个决策的对错是由战略决定的。在战略之后有一个词叫方向,在方向之后有一个词叫选择。选择就是一种战略,选对了方向,战略就是对的。

比如说,在20世纪80年代跑去深圳做事叫方向性正确,现在你再跑到深圳去就叫方向性错误。因为20世纪80年代是政策到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前沿,打工到深圳,产品到深圳,市场到深圳,到处是机会。现在正是深圳的资源朝全国释放的时候。

做事的水平和赚钱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不能埋着头做事,还要审时度势。我认识一个中医专家,他是北京一个著名医院的院长,他家是世代中医。他说中医治病,很多病起作用的就是一个穴位。但是如果治一种病他每次都诊治一个穴位,那么跟他学的人很快就学会了。时间长了,病人自己可能都学会了。要是病人都回家自己弄个针来灸,那医生就饿死了。逼得他没办法,他就在关键穴位的旁边针十个穴位,这样就没人能搞清到底是哪个穴位在起作用,也就没人能够偷师。为什么很多行当都有入室弟子?就是因为只有到师父快死的时候,才能告诉你到底哪一个穴位有用。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有些时候人要学会辨别。师父不告诉你,你自己要学会辨别那个起作用的穴位。做企业也是如此,大的方向人人看得到,但是决定你企业未来的那个方向就要靠你自己来甄别和判断。

 

战略主要是研究两个字:趋势。一个好的企业要明白当今社会发展有三大趋势:第一个趋势叫宏观趋势,第二个趋势叫行业趋势,第三个趋势叫阶段趋势。

 

任正非这样的企业家为什么能够在20世纪80年代崛起,90年代慢慢做大?因为他有宏观趋势做保障。当时大家要打电话,就需要手机。有了手机,就要有交换机。因为中国人没钱,所以就需要便宜的交换机。这个时候任正非就把西方的技术“偷师”过来做模仿。这个“偷师”用个标准的词叫“逆向开发”。把一个完整的商品拆了研究一下,研究明白了再用你自己的方法把它组装起来,就叫逆向开发。

做企业一定要把握趋势,把握趋势你才能赚大钱。深圳有被边缘化的倾向,这就叫趋势,香港有被边缘化的现象,这就叫趋势。这么说,并不是说企业不能在深圳发展了。20世纪80年代,来深圳做企业是因为那个时候深圳有大量的廉价资源。现在,深圳最大的优势是有比较成熟的市场运作体系,有比较完善的社会服务体系,有比较好的国内外的通路。在深圳做企业,一定要学会向内陆服务。实际上深圳的企业现在处在一个逆向输送的阶段,就是应该用前三十年时间在深圳积累的财富,去反哺内地。

现在很多人还傻乎乎地到香港去发展。香港靠三样东西支撑,第一样是它有完善的金融服务体系;第二是它有港口和物流;第三是它有比较自由的制度。但是这三样东西的成本都特别高,人工成本高,住宅成本高,生活成本高,所以它就相当于堰塞湖,用大坝垒起来,非常危险。大家知不知道上海自贸区下一步要干什么吗?我的理解就是要干这三件事。所以将来上海不是建一个香港,而是建一个东方新世界。

深圳离香港近,所以深圳不会有更好的政策。按道理说,深圳应该和香港一样,变成金融自由、物流自由、政策自由的城市。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就相当于给大坝开了一个口,香港这个高原湖一下就掉下来了。以前深圳是借了香港的优势发展起来的,现在也会因香港的劣势而受到制约。

十八届三中全会有一句话,叫市场经济在资源配置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十四大报告提“基础性作用”),这个提法具有革命性的影响。上世纪90年代一直说计划经济市场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原来是政府主导,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现在是市场经济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意味着政府要淡出经济的主导角色,要变成服务的角色。这就意味着企业要真正作为主人出现了,中国的市场化真正开始了。

在这种宏观经济下,有利于企业发展的因素将会越来越多。这个宏观趋势必然带来国有企业的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吹响了一个号角,公务员的社会地位从顶峰开始下降,就会出现新一轮的官员下海浪潮,而企业都在逐渐转向完全市场化,包括国企。中国正在经历这样一个变革,这个变革是未来十年中国最后一次产生富豪的机会。

 

商业模式就是运作一个专业领域的一整套方法。我们要了解国家的宏观趋势,要把握行业的趋势,就要看哪些行业刚起步,哪些行业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比如1990年开始的彩电行业,2000年开始的房地产行业,这样的行业还存在,但是现在去做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这样的行业已经成熟了,成熟之后一定出现规模化。出现规模化以后带来的结果就是利润下降。

中国房地产最大的问题不是房子,而是房地产绑架了中国的金融行业。我们买房子要靠银行,有了房子抵押还是从银行掏钱。把大量的钱放在房地产里,其实是对社会资源的一种浪费。

中国未来有几个行业,应当有不错的发展,这是我和朋友们经常一起探讨得出来的:

最明显的行业,就是制造业里边的带有技术含量的跟民生有关的行业,比如环保行业、食品行业,跟健康有关的行业。我最近和企业家联手做了一件事,我用这个例子来说明什么叫商业模式。

我有个学生,是个老板,他给很多楼盘提供物业服务。简单的物业是帮助楼盘打扫卫生,提供保安服务,但是他服务49万家。他在传统的物业之上为居民提供家政服务,为整个楼盘提供农产品销售,在小区里做电视屏,给每家通网络,把网络电商的概念引到每家里去。

东北有三个卖大米的公司,第一个公司有本事,把大米送到中南海去了,第二个公司卖到全国,第三个公司的大米也很好吃,但它没有品牌。第三个公司原来走超市,进去的时候每500克1.5元,但是超市一包装每500克卖5元,差不多3元钱的利润就被超市拿走了。和第三个公司谈好后,我每500克加两毛钱把它拿过来,再加一毛钱的运费,1.8元直接放到我学生那个社区。大家看得到大米,可以拿回家品尝,尝了好肯定会来买。因特网上是陌生销售,我们是熟人销售,信任感建立起来了,一个新的社区服务和销售体系就建立起来了。

我们现在要建立一个基于电商网之上的人网,基于人网形成的资本网。综合起来,资本网、人网、电商网,再加物流网,四网合一会建立一个把马云的阿里集团都干掉的行业。马云只做到了电商网,他最缺的还是人网。

像这种对社区的改造,从保安到保洁,在保洁之上加家政,加养老,加各种东西的销售,那就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社区综合超市(不是传统的只卖东西的超市)。

研究战略一定要研究趋势,趋势对了你才能做对。就像清华的毕业生,20世纪80年代都到国外去,这是对的。但是到了90年代,出去的毕业生大部分后悔了,为什么?因为去的时候他们一般月薪是4000美元到1万美元,年薪是5万美元到10万美元,二十年过去了,很多人年薪可能还处在7万美元到20万美元之间。但是,很多人坚持在国内做生意,现在都做到几亿元,甚至几十亿元了。

20世纪80年代出国是对的,是移民;90年代出国是对的,可以去学技术;2000年以后,出去了就赶快回来。实际上,创业者有些时候是不需要出国的。

 

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发展,目前看来,深圳不再是一个创业的平台,而是一个发展平台。任正非发展的三部曲就是在深圳打基础,在深圳谋发展,在世界上求扩张。所以深圳的企业家要反思自己的发展路径和发展方法,寻求新发展。
全部评论 (0)

首页

发布需求

我的